鼎点新闻
 
广州旧楼加装电梯已建成超万台以法治保障破解“加装难题”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9-04 13:49   

 

  旧楼加装电梯事关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既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如何破解旧楼加装电梯“落地难”,让困扰老年人的“下楼难”问题不复存在。

  9月2日,广州市司法局召开“以全方位法治保障破解旧楼加装电梯难题”专题研讨会,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越秀区黄花岗街道办事处,荔湾区司法局、海珠区司法局凤阳司法所,市司法局法治调研处、行政应诉处、人民参与和促进法治处等就推进旧楼加装电梯工作进行了经验交流发言。研讨会从依法决策、地方立法、执法司法、法治服务、行政复议、人民调解等多个层面,为旧楼加装电梯“落地难”开出“法治良方”。

  广州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邓中文表示,通过此次会议,既要对旧楼加装电梯法治保障工作进行深挖细掘,讲好广州法治故事;又要通过“小切口”推动“大变化”的做法,积极探索更接地气、更有温度的法治实践。

  南都记者从会上了解到,自2002年开始,广州便着手开展旧楼加装电梯试点,不过由于涉及高低层业主的不同利益,且缺乏明确的规范指引,不少旧楼安装电梯工作进程久拖不决。

  为了确保从源头解决“旧楼加装电梯”难题,推动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工作,在2012年,经过反复研究论证、征求意见,广州出台了《广州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试行办法》;紧接着于2016年,在原规范性文件基础上进行修订,出台了新的《广州市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办法》(简称“《办法》”)。上述《办法》是如今广州旧楼加装电梯最主要的、最具操作性的依据。

  2016年修订出台的《办法》健全协商协调机制,对基层政府、居民委员会、业委会、增设电梯咨询服务机构等参与指导、协商、调解进行了分别规定。同时,《办法》还提供了可供参考使用的出资分摊系数,指引相关民事赔偿纠纷解决路径。

  为何旧楼加装电梯难?难在哪?南都记者从会上了解到,原因之一在于部门职责不清,电梯虽然建设的体量不大,但涉及审批、监管部门较多,部门职责条块分割,相互衔接不畅。

  其次,旧楼加装电梯涉及民事行政关系的交叉,既有业主之间就是否加装电梯以及费用分摊和补偿等民事关系,也有行政机关就电梯规划、建设、监管等行政管理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办法》着重理清了部门职责,简化审批程序,以制度促使各部门对加装电梯形成合力,并对行政管理和民事指引作出了规定。

  此外,广州于2019年出台了《加快推进广州市老旧小区住宅加装电梯三年行动方案(2019-2021年)》,在全国率先试点“集中申报、统一规划、统一审查、批量施工”的成片连片加装新模式,仅2021年上半年完成加装电梯规划审批1303台,加装电梯进度突飞猛进。

  《办法》的出台,对推动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发挥了重要作用。截至2022年5月底,全市累计建成10759台加装电梯;而在规划审批方面,截至2022年7月底,广州市累计完成加装电梯规划审批13493台,惠及逾100万居民。

  自2019年广州推出“加装电梯三年计划”,通过推广“党建+调解”的模式,各类调解委员会、个人调解工作室,合计化解近3000宗旧社区加装电梯纠纷。“除了政策上的推进,及时化解群众因电梯引发的矛盾也很重要。” 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谭建军说道。

  数据显示,加装电梯纠纷发生后,出现行政争议时,约七成群众首选行政复议解决纠纷,约三成的群众直接选择行政诉讼。而进入行政复议程序后,超八成的纠纷在复议阶段得到有效化解。

  南都记者通过会议获悉,广州全市有各类人民调解委员会3382个、个人调解工作室51个、人民调解员17462人,形成信息互通、资源互享、上下联动、优势互补的人民调解网络。荔湾、海珠区分别成立旧楼宇加装电梯调解工作室,做优做强“英艳”等个人调解室品牌,实现镇(街)、村(社区)人民调解组织全覆盖。

  除此之外,广州市建立加装电梯矛盾纠纷预测预判系统,开展加装电梯矛盾纠纷预防排查专项行动,深挖纠纷隐患点,实现预防无死角。将全市“平安守望岗”和“流动守望岗”等资源力量深入到“最小应急单元”,实现矛盾纠纷排查全覆盖。

  近三年来,通过调解模式化解旧楼加装电梯相关矛盾纠纷2842宗,惠及8.7万余名群众,促成加装电梯1716台。

  广州还成立了全国首家“旧楼宇加装电梯服务中心”,搭建政府、企业和志愿者旧楼加装电梯一站式服务平台。荔湾区建立“百梯万人”旧楼宇加装电梯政策宣传服务队,常驻街道社区,为群众答疑解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20 鼎点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