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富新闻
 
江苏女子跑楼梯3个月瘦身22斤捐肾救子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4-16 00:50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9月13日报道 11日上午6时许,泗洪县魏营镇陈冲6组的陈冬梅就离开了家门,她准备去另一村子借点钱,因为儿子需要买药钱,需要救命钱。

  泗洪县西南岗上的魏营镇,在全省是出了名的穷地方。陈冬梅在娘家姐妹四人中排行老二,大姐因病去世了,两个妹妹也远嫁他乡,为了照料年迈的父母、祖父母,她嫁给了同村小伙孙长庆。多年来,夫妻俩恩恩爱爱,孩子们也长大成人,两个女儿出嫁了,儿子海亮也成了亲,还生了两个可爱的大胖孙子。日子虽平淡但也温馨,然而命运却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2008年的时候,她唯一的儿子被诊断患了尿毒症。而为了给儿子治病,家里前前后后花去了将近40万,而家里现在还欠着近30万的债务。

  2008年11月19日,泗洪县人民医院确诊陈冬梅24岁的儿子海亮患了“尿毒症”。这个结果对孙长庆、陈冬梅夫妇来说,如同晴空霹雳,夫妻二人终日以泪洗面。

  也就是从这天起,陈海亮住进了泗洪县人民医院进行保肾治疗,仅10天就花了7000多元。后一家人又辗转托关系,在南京军区总院对海亮进一步确诊,继续进行保肾治疗,花去医药费和其他各种费用8000余元。

  “病重乱投医”,陈冬梅整日东奔西跑,到处打听哪里有“神医”,哪里有偏方、单方,希望能够出现奇迹。陈冬梅曾带海亮先后去安徽五河、六安、泗县等地求民间“老中医”治疗。仅在泗县那家“老中医”处,每剂200元的中药就拿了60多剂。在这些地方陈冬梅先后花去了18000多元。2009年2月4日,经一位病友介绍,陈冬梅陪儿子去了山东潍坊一家尿毒症研究所接受治疗,在那里,医药费又花去49635元,车费、检查费也花了1万多元。

  事实却是残酷的,钱花了,但是检查结果显示,海亮的病情并无好转,换肾是唯一的再生之路。万般无奈,陈冬梅只好带着儿子返回家乡,一边透析治疗,一边等着筹钱换肾。

  30多万,这是换肾必须的费用。可是家中能卖的早已卖完了,除了这破旧的房子,就只有几张床和几把摇晃的凳子。

  看着床上睡着的儿子,短短的时间,病魔的折磨和精神的打击让海亮从原来的208斤瘦到只有100来斤,再看看两个年幼的孙子,她不由又与丈夫孙长庆抱头痛哭。

  为了给儿子筹钱,2009年农历二月初三,陈冬梅、孙长庆踏上了“要饭”的艰辛之路。他们夫妇俩一口气走了近20里,来到了天岗湖乡一个叫“鱼皮场”的小村子旁。

  人间处处有真情。陈冬梅要饭的第一家是做炸油条生意的,主人名叫华言友。当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妇女向他家走来,十分诧异。陈冬梅流着泪向华言友诉说了自家的遭遇。华言友连忙和爱人一起陪陈冬梅来到草堆头,硬把孙长庆拽回家,又是炒菜,又是买酒。

  临走的时候,华言友拉着孙长庆的手,深情地说:“你两口这样要饭,哪天才能凑够30万啊?我家现有3000元,先给你应个急。”一番推脱之下,陈冬梅含泪收下了这3000元救命钱。

  听说陈冬梅一家的不幸后,村上的邻居都来了,这个10元,那个20元,也有50元、100元的。虽然村子很小,可不一会儿也凑了好几百元。临走时,华言友还硬塞200元给陈冬梅,让她留给家中小孙子。

  不换肾海亮肯定没救,可找肾源换肾又没那么多钱。于是,夫妻决定自己为孩子捐肾。医院经过检查后,发现孙长庆有多年的高血压,不能换肾,而陈冬梅虽然与儿子配型成功,但由于身体较胖,身体的各项指标达不到手术标准,如进行换肾手术,手术的风险系数较高。也就是说,要把肾换给儿子,陈冬梅就必须减肥。

  为了早日把肾换给儿子,陈冬梅疯狂地减肥,在十几层病房大楼的楼梯上下跑。白天怕人看见就夜晚跑,夜深了怕吵人就轻轻地跑,两个小腿肚肿得像个大砂罐。看到母亲如此地折磨自己,海亮总是拉着母亲不让她跑:“妈,别跑了。我认命,不换了!”陈冬梅嗔怪地说:“傻孩子,别说是换个肾,就是用我这命来换,我也心甘情愿。”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母子俩在病房大楼的楼梯上抱头痛哭。因为减肥不吃饭,病友们都误以为陈冬梅舍不得吃,纷纷送饭送点心给她。

  回到家乡后,陈冬梅又整夜整夜地在乡间的小道上跑。每天都用水当饭,挨着饿跑着。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陈冬梅的艰苦努力下,3个月硬是把172斤的体重降到了150斤,再次检查,终于各项指标合格。

  5月19日11点30分,陈冬梅平静地躺到了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手术台上。手术做了整整4个小时,非常成功,15点30分她被顺利地推出了手术室。陈海亮是14点整进的手术室,18点整他也被顺利地推了出来。至此,陈冬梅这位平凡的农家妇女,成功地为儿子进行了肾移植。因为没钱,术后第7天母子俩就出院了。

  陈海亮在医院透析一次就要400元,持续治疗18个月,仅透析这一项就花了14万多元。

  陈海亮的后续治疗也是个无底深渊。他现在每天并且终身都必须服用“吗替麦考酚酯(骁悉)”、“普乐可复(他克莫司)”这两种药。陈冬梅掰着手指算着账:吗替麦考酚酯一盒685元,普乐可复一盒1440元,只能吃8天。每星期要检查一次,要640元……数着数着,陈冬梅数不下去了,泪水又掉了下来。从2008年11月19日确诊那天到现在,仅仅是一年零10个月,就花去这个贫困的家庭397700多元,其中有近30万的各种债务。几乎每天都有人来催着还账。

  面对这种境况,陈冬梅不顾术后虚弱的身子,又和丈夫一起挨个村子挨个村子地乞讨。

  目前,魏营镇党委政府已经为陈冬梅家办理了低保,并且按当地最高标准发放低保金,同时还为他们申请了大病救助金,而驻村干部与分管领导也将陈家的事情放在心上。一张博大的关爱之网正悄悄地撒向陈冬梅,撒向这个不幸的农家。

Copyright © 2020 天富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