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点新闻
 
CCTV-新闻频道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10-25 17:31   

 

  正月十五的夜里正是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时候,然而今年79岁的周琼芝老人却不敢出门去看热闹。她的家在汉口的车站街尚德社区,临近商业街,想要出去走走,很是方便,但漆黑的楼道却让老人望而却步。两年前老人就曾因为楼道太黑看不清,下楼时从五楼的楼梯一直滚到了四楼。回忆当时的情形,老人至今还有些后怕。

  周琼芝(尚德小区居民):这头上直冒血,他把毛巾放到头上,把毛巾也浸湿了。

  周琼芝老人告诉记者,当时要不是住在同一层楼的文宝林老人下楼时发现了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文宝林(尚德小区居民):我过来的时候,黑漆漆的,底下只晓得有一个黑团团,我一走,把我都绊住了,再一看是魏婆婆,头摔的血流了一滩,我就快点叫他屋里的人,送到对面的医院。

  因为头被严重摔伤,周琼芝老人昏迷了9天,医药费花去了一万多块,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才逐渐恢复。

  周琼芝(尚德小区居民):现在敢走,要扶着。我就笑,我说摔出经验来了,晚上扶着下,70多年没摔过,我就笑,摔出经验来了。

  就在去年的11月份,周琼芝的邻居肖丽娟早上买菜回来时,也因为楼道太黑一脚踏空滚下了楼梯,在家躺了一个多星期。

  肖丽娟(尚德小区居民):当时就是从这里滑下来的,摸着走的时候,屁股坐着滑下来,腰椎动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不仅经常有人上下楼摔伤,漆黑的楼道给他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也让他们难以忍受。

  文宝林(尚德里小区居民):拿一个火柴,买一个蜡,吹熄了就往上摸,摸了要打倒了再趴下,趴下了再爬起来。

  尚德里小区居民:你说照明,别人来客人也好,有病人也好,家里有什么事也好,根本看不见,你可以到那里去看一看,像地道战。

  车站街尚德社区地处汉口的中心商业区,居住着近千户居民。居民们告诉记者,这里的绝大部分公共楼道都没有照明灯设施,而问题最严重的是1号楼和2号楼。一到晚上,居民们就不得不摸黑上下楼,甚至连白天楼道里也是一片漆黑。

  当天晚上,记者再次来到了尚德社区,我们看到这里的绝大部分楼道都是漆黑一片。在2号楼,记者碰到了一位打着手电筒下楼倒垃圾的居民。由于太黑,我们的采访也只能借助手电筒来进行。

  居民:象要是下雨的天,走到这里来,我看不见你,你看不见我。像我公公白天也好,晚上也好,他要儿子抱着这样走,他拿个电筒还是看不到,你看我们这里怎么办。

  这位居民告诉记者,平时他们无论白天晚上,手里都拿着电筒上下楼。就连微弱的手机背景灯都成为一些居民上下楼的应急照明工具。因为白天晚上楼道都是一片漆黑,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尚德里小区居民:我姑娘包包被抢了两回,这黑的,有人在这里埋伏,把包包抢走了。就是在这几层里头抢东西,现在我们因为晓得了,警惕就比较高了,都带的有电棒。

  尚德里小区居民:我们这里8楼经常有小偷,因为楼道太黑看不见,房子一搞就被撬了,我在这个楼道里自行车被偷了5辆。

  据了解,不仅在尚德社区,武汉市的汉口、汉阳和武昌,楼道灯难亮的现象在一些居民区并不少见,已经成为困扰居民生活的一件不大不小的烦心事。在汉阳知音西苑社区,绝大部分的楼道都没有灯,2000多户居民多年来就一直摸黑上下楼。而在武昌扬园的纺机宿舍社区,近几年来居民进出摔倒受伤的事情时有发生。位于武昌傅家坡社区的几百户居民多年来也一直被同样的问题所困扰。

  傅家坡社区居民:那遭罪,总是怕碰着了,有时候自己拿一个手电筒,拿一个火机,有时候拿着手机像这样打着,照着。

  据有关部门的统计,武汉市至少有10多万户居民存在无楼道灯或是楼道灯不亮的问题。而同样的问题其实也在困扰着全国其他城市的市民。有资料显示,目前在江苏南京楼道灯存在问题的小区有200多个,在湖南长沙,至少有六、七万居民没有楼道灯或者是因为楼道灯不亮而感到生活不便。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小区的楼道成为了照明盲区呢?

  记者了解到,在武汉楼道灯问题最早出现于90年代中期,当时,武汉市开始实行电表增容改造,居民用电逐渐归到供电局管理,小区取消了公用电表,大多实行了一户一表,各家自计电费,这样属于公共区域的楼道从此成为了照明盲区。

  在车站街尚德小区社区居委会工作的高国华告诉记者,从6年前下岗来这个居委会工作开始,这里的居民楼就一直存在着没有楼道灯的问题。一开始他们也尝试找过供电公司等部门,但毫无结果。社区居委会也多次召集居民协商,想让居民集体出资分摊电费的办法来解决楼道照明问题,但一直难以实施,小区楼道灯的问题也成为了他们的一块心病。

  高国华(尚德社区居委会):说心里话,我们社区是一个自治组织,为居民办点实事,想把他们的路灯解决,想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是收居民的钱只能收上来1/3人的,2/3人都收不到。是公房的人,他把房子买了,不在这里住,他就租给别人,你找他找不到,找租户,租户推到房东,房东让找租户,这样推去推来。跑一家,跑五六趟,有时候晚上五、六点钟找不到人,你跟隔壁左右说帮我代一个信,他说碰不到人,这真的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位于武昌扬园的纺机宿舍区有800多户居民共2000多人,原来这里是属于武汉市纺织机械厂的职工宿舍,三年前工厂改制后,居民楼道灯就再也没亮过。

  戎丽(武汉市武昌纺机宿舍社区居委会主任):我们这儿以前就是单位宿舍,2002年工厂改制,这个电就全部都交出去了,交给供电局了,现在实行一户一表,那么一户一表以后,我们楼道灯就没有了,以前是由单位供电,楼道灯是由单位出钱的。

  这位主任告诉记者,他们也想过让住户分摊安装和使用的费用,但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是纺织机械厂的下岗或是退休职工,生活相对困难,大部分的居民都难以承担这个费用。

  戎丽(武汉市武昌纺机宿舍社区居委会主任):因为工厂改制以后,职工全员都买断了,很多人都没有上岗,相对来说都比较困难了,如果说一家一户出钱去装这个楼道灯,或者是负担这个电费的话,大家可能负担不起,工厂因为买断了,工厂也对这一块没有义务。

  武昌丁字桥的傅家坡小区也是属于城区拆迁后的回迁楼,这里的居民告诉记者,从7年前搬到这里到现在,楼道里就一直是漆黑一片,而这么多年来没有楼道灯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人真正管过这个事情。

  傅家坡小区居民:刚开始是还建公司管,还建公司给物业管了半年,物业也不想搞了,后来有一段时间就像真空了,没有人管,后来搞的社区改造,就把这个傅加坡社区搞到这里来了,刚开始在社区改造之前没有人,没有人管,就是那个还建公司有时候来收收水费、电费,其他的就没有人管了。

  傅加坡社区居民:想到这么多年,别人的小区搞的不知道多好,我想到我们这儿,只要适当的交钱我都愿意,大家只要有一个好的环境,住起来人都舒服一些。

  傅加坡社区居民:这个地方真正常住的人不多,蛮多就是租房子住的,所以没有人组织这个问题。

  汉阳知音西苑小区的居民楼多是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当时楼道都装了电灯,电费由所在单位承担。90年代以后,各单位的职工宿舍都卖给职工本人,用电也交到了社会,电费由各家各户自己承担,楼道灯也因此熄灭至今。

  在知音西苑小区,记者看到这里从前装的楼道灯只剩下了锈迹斑斑的空灯座,但是有些居民在自家的门口安了灯。

  记者采访中发现,在所有没有楼道灯的小区里,一些不愿摸黑的居民大多在家门口装上了灯,但这些灯都是自家人用,人去灯灭,公共楼道里仍然是漆黑一片。

  那么,针对武汉市一些社区楼道灯难亮的问题,作为供电和电力维护部门的供电公司又是怎么看呢?武汉供电公司营销部的有关负责人认为,社区楼道灯的管理和维护和他们关系并不大。

  陈涌强( 武汉供电公司市场营销部主管):因为我供电公司这块,有一个产权分界点,实际上楼道灯维护这一块是与我们公司无关的,我维护不到,也不可能维护到楼道那个位子,目前来说不可能维护到那个位子。

  据了解,供电公司下属有一个路灯管理局,专门负责城市用电公共设施的安装、管理和维护。在武汉市近两年正在实施的、被称为“883”的社区达标计划当中,社区路灯被列入了改造计划,但并没有涉及楼道灯这一块,也就是说楼道灯并不在供电公司维护管理范围之内。

  陈涌强( 武汉供电公司市场营销部主管):根据我们市政府的883计划,楼道外的灯可能由居委会出面,社区出面解决相关的楼外的那些道路的路灯问题,我们供电公司与路灯局与市政府的配合非常密切,情况都进展的非常顺利,但是这楼道内的这一块,实际上没有一个具体的牵头的部门,很简单的说,就是我供电公司的电供出去了,这个电的主体是谁,包括后续的那个产生的相关的电费,实际上这个电费不多,很少的一块,但是这个电费到底谁来支出,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主体。

  武汉市供电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实际上楼道灯问题就是缺乏一个牵头的人,如果没有人负责楼道灯电费的收缴,供电公司作为一个企业,他们没有责任也不可能承担居民楼道灯用电的这笔费用。

  陈涌强( 武汉供电公司市场营销部主管):因为供电公司怎么说我是一个公司,一个企业,我的电卖出去肯定是要收回我的电费的,那么这一块没有人愿意交这个电费,我肯定不会供,第二个主要问题,毕竟这一块不是我的责任负责范围,我也不可能去无偿去供,并且我是一个企业,我也要一个经营效应,我认为就是这样的。

  据了解,在一些居民小区,通常情况下楼道灯的管理维护都是由社区物业公司负责,楼道灯的所有费用都在物业管理费用中一并收取。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存在楼道照明问题的这些小区都不是由物业公司来管理,而所在的社区居委会却又很难做到这一点。

  高国华(武汉市车站街尚德社区居委会):居民没有钱,我们社区也没有钱。如果说社区有钱的话,那我们社区情愿把这笔钱拿出去,用到居民身上去。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应用社会学教研室主任梅志罡认为,楼道无灯问题实际上暴露出了我们国家城市发展带来的一些公共管理的断层,也反映出某些城市管理的缺位。

  梅志罡(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教研室主任):这个问题正好是我们国家转型过程中间出现一个新的问题,就是我们所说的管理断层,就是在原来的国有公房体制下,所有的公房都属于我们机构在管理,房管机构就承担了对他所有的维护、保养等等这些一些责任,随着我们社会的转型,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市场化进程,越来越多的房屋脱离了房管系统,可以说现在有些房地产已经不管理这些方面,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发现所有的原来的这些公房,老居民区都出现了管理的缺位,因为他没有管理主体了。

  梅志罡认为,目前一些小区表面是由社区居委会承担着管理职能,但实际上居民认识的差异和管理职能移交的不到位,使得社区居委会的这种管理职能和效力还是很弱。那么,一些城市社区出现的这种楼道无灯的问题究竟应该如何解决呢?

  梅志罡(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教研室主任):根据社区建设的要求,社区的公共设施应该是遵循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则,社区居民应该有义务为这些事情提供必要的,少量的资金,当然社区公共设施建设,也还需要国家的投入。我觉得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国家、电力公司,社区,社区居民四位一体的行动,通过大家共同的努力,我相信这个问题可以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我也相信社区居民的楼道照明这个问题,会被解决掉,楼道会亮起来。

  居民:经过这个“883”(社区改造计划),路灯给我们装起来了,也亮起来,大家都挺高兴,现在困难的就是楼道灯的问题。

Copyright © 2020 鼎点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