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点新闻
 
“精致美学”失效家庭伦理走偏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11-09 00:03   

 

  最近两部热播剧让不少观众感到惋惜。古装宫廷大剧《尚食》追求精致美学风,把明代宫廷宴饮拍出美食纪录片的精致感,但是剧情走到中后段故事依旧稀碎,人物情感逻辑更加奇怪,成为空洞的绣花枕头。热播都市大剧《相逢时节》临近结局,全员“疯子一般打群架”的狗血剧情让观众看得血压飙升,不少人受不了剧情的猎奇和价值观的走偏,怒而弃剧。《相逢时节》成为正午阳光目前最砸口碑招牌的作品。

  古装剧《尚食》试图融合宫廷精致饮食文化、宫斗、爱情、女性友情、职场等元素于一体,打造内容丰富饱满的观剧体验,但该剧进程过半,剧中花大力气打造的一场场宫廷宴饮、一道道珍馐美馔并未能引发多热的话题度,而对只看爱情、宫斗戏份的观众来说,这部剧的故事又太寡淡无味。拼盘的宫斗戏份,让剧情缺失主线;男女主角莫名其妙的爱情推进,也很难让观众产生代入感。看到30集,不少观众发出灵魂一问:“很高级但又很难看,是钱没地方花了吗?”

  《尚食》作为精致美学风的宫廷古装剧,对明代宫廷服饰、皇家宴饮的呈现,不可谓不精致、不精美。服饰参考孔府旧藏等重新制作,一件件华裳赏心悦目。宫廷宴饮部分,该剧参考历史,基本复原了明代宫廷饮食制度和饮食文化,并且通过复原制作的几百道菜肴来呈现中华饮食的博大精深。但这部剧的剧情和人物,被观众大力吐槽。

  该剧男女主角的爱情戏莫名其妙,非常拧巴。女主角姚子衿从小被朱棣看重,选为孙媳妇,姚子衿被按照皇太孙妃培养了好多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结果朱棣又为了祥瑞之说,让朱瞻基娶了胡氏。从小就迷恋朱瞻基的姚子衿,冒名顶替他人以厨子身份进宫一探究竟。她通过几道小菜讨得朱瞻基的喜欢,一来二去搭上线之后,姚子衿直接跟朱瞻基表白“我心悦你”。姚子衿表白之后,朱瞻基就开始着手废皇太孙妃胡氏了,也想给姚子衿一个名分,结果姚子衿不乐意了,“我心悦你,但我不愿意当你的奴婢。”朱瞻基的母亲张皇后知道姚子衿在宫里,就让她当皇太孙的嫔妃,结果姚子衿又说她选自由不选爱情。朱瞻基知道姚子衿身世后,一个劲儿觉得“对不起”她,想让姚子衿当后宫嫔妃,姚子衿又因嫔妃随葬制度拒绝了。在最近的剧情中,姚子衿主动投怀送抱侍寝了,之前立的人设就崩塌了。

  该剧简化了历史人物的复杂性,男女主角古代不古代,现代不现代,扭扭捏捏,拉拉扯扯,不知道在干吗!这部剧如果想讲一个宫女觉醒的故事,就应该写透女主角在男权社会、封建制度下的悲剧命运,让她为了反抗命运奋起争名夺利、参与宫斗,成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孙皇后。把宫女觉醒这一套放到极权宫廷内不是不可以,但应写清楚宫女备受折磨的命运处境,对命运、对父权社会的反抗,以及最终绕不开走向悲剧性的结果。但要是非得写整个明代宫廷都尊重并理解宫女的女性觉醒逻辑,给她爱又给她自由,还给皇后的位子,这就是胡闹的小儿科。

  当下越来越多的古装剧,喜欢用精良的制作、精致美学风格来包装一个很烂的剧本,以为把服化道做到极致了,再烂的剧情也可以很高级。这似乎又走上了一个创作的误区。这种剧对观众来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古装剧创作第一位的永远是故事,是剧本,是叙事,而非精致美学风。精致美学代替不了故事成为一部剧的“主角”。

  热播大剧《相逢时节》播到最后几集,很多观众已经挺不住要弃剧了,全员“疯批”打群架的戏份,将人性的恶发挥到了极致,已经是一部看着很糟心的剧了。这部剧被很多观众认为在讲述家庭伦理上已经走偏。

  《相逢时节》这部剧很难定义它要讲什么。简、宁两家之间的恩怨情仇在下一代中继续延续发酵,两家斗得你死我活,还没大结局已经有人进了监狱。在预告的后续剧情中,又有人摔下楼梯死去,有人癫痫发作,有人坐牢。这样疯狂的故事中,没有完美的受害人,全员都有病,也不存在我们老祖宗常常教导的要“宽容做人”,遵纪守法。这样惨烈的狗血故事中,还要让两个家庭里出来的男女主角相爱,用观众的话说,“疯批文学”照进现实,这样的“相逢”不如不相逢。这部剧传递出的一些价值观也令人担忧。比如,女儿即便用牺牲婚姻和多年打拼换来企业的起死回生,这个企业仍被父亲指定留给儿子;再比如,剧中男主角混迹黑白两道,解决问题全凭“钞能力”,成为最强伪善男主角;剧中男主角的前妻,与男主角白手起家,付出很多,却被写成疯子,跳楼、割手腕阻止男女主角的爱情,最后被编剧安上了一个出轨的罪名惨烈收场。

  当代都市大剧,后半部分故事中两个家族的恩怨纠葛和斗争,解决的唯一途径是打群架、摔死人、一命偿一命?这部剧对呈现的很多问题不做任何反思,只对全员的“恶”做到极致。揭露人性的极端深渊,固然可以是一种创作手法上的新颖,但一个个角色成为服务于“狗血”剧情的功能性人物,两家人主战派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根筋走到底,剧情毫无对“人”的复杂性的塑造。而且像女主角弟弟、妈妈这样的角色前后不顺畅,为了恶狠狠地复仇,基本智商都被编剧写没了。人物是工具性的,剧情就很难形成对人性的反思,从而很难让观众看到故事的辩证性。

  太多观众给这部剧打出低口碑,也说明了观众对狗血剧情的抗拒。《相逢时节》就像是横空出世、脱离观众感知的作品,正午阳光在打造家庭伦理剧中慢慢走偏了,通过《都挺好》《乔家的儿女》,一步步走向更加狗血、猎奇。

Copyright © 2020 鼎点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