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点新闻
 
戴安娜太卑微:怀孕4月摔下楼梯博关注亲口讲述床帏之事诉委屈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11-11 01:48   

 

  1981年7月29日,教堂的钟声响彻伦敦每一个角落,一场盛大的婚礼拉开帷幕。

  威严的仪仗队,豪华的敞篷马车,长达8米的洁白婚纱,闪闪发光的钻石皇冠。人们举国欢庆,庆祝王子和王妃的世纪婚礼。

  20岁的戴安娜坐在马车里,心中装满了蝴蝶,它们振翅飞舞,一张口就要带着雀跃飞出。头上的皇冠压得她隐隐作痛,但是对于此刻的她来说已然不值一提。

  多年以后,在她摔下楼梯的那一秒,脑海中骤然闪过婚礼头戴皇冠的时刻,迟来的痛意穿梭时间与此刻重合,她开始思考这是不是命运的伏笔。

  戴安娜诞生于一个显赫的家庭,如同每一个名门望族,她的家住宅面积庞大家眷众多。

  对于成年人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财产,但是对于年幼的戴安娜来说,偌大的别墅只代表着无数个寂静的房间,积满灰尘的角落,这让她常常迷路,陷入惊慌之中。

  她的父亲是一名古板而威严的子爵,在漫长的岁月里都在祈盼着同一件事,就是有一个儿子来继承自己的爵位。

  但是天不遂人意,戴安娜的母亲一连生了三个女儿都不见儿子的踪影, 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下,他们的婚姻日益变得干枯苍白,虽然最终还是生下儿子,但这段婚姻最终还是走向破裂。

  戴安娜回忆童年时,大部分的片段都被幽深的走廊占据,很少有父母的影子,她曾在采访中叙述:“我的父母从来不曾说过爱我,我们也不会拥抱,什么都没有。”

  虽然如此,但母亲绝望的婚姻并没有让戴安娜丧失对婚姻的期盼,反而让她更加渴望拥有一个真正的家庭。

  人们总是穷极一生去弥补童年的缺失,最后却重蹈了祖辈的覆辙,时代造就人们的命运,但当齿轮开始转动时,无人察觉。

  《傲慢与偏见》里曾写道:凡是有钱的的单身汉都一定会娶一名太太。世间人大多如此。英国王室更不例外。

  家世优越,样貌美丽,天真烂漫,种种特质把“易掌控”三个字标到了戴安娜的脑门上,于是她20岁时成为了王妃的最佳人选,就像羔羊终于遇到了乔装的猎人。

  “在我身怀威廉4个月左右时,我故意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只为了让查尔斯注意到我,我希望能和他好好聊聊,我哭泣着跟他说我很绝望,他却斥责我装可怜,他说他不想听我说话,说我总是不停的哭,他要出去骑马了。”

  身怀六甲,折损自身,这是怎样的痛苦,才让一位母亲做出如此疯狂的行为。管中窥豹,查尔斯与戴安娜貌合神离的婚姻彻底被摘下遮羞布。

  查尔斯在青年时期,曾经有一个交往过的女友名叫卡米拉,虽然在他与戴安娜结婚时二人已经是分手关系,但她的痕迹却印了这段千疮百孔的婚姻的每一处。

  在这段婚姻开始前一个多月,查尔斯为卡米拉挑选了一份礼物;在大婚当天,卡米拉出现在婚礼现场;在婚礼结束之后的蜜月旅行中,查尔斯随身佩戴着二人名字首字母的袖扣;若干年后,查尔斯甚至亲口承认与卡米拉在婚后旧情复燃……

  卡米拉就像这场婚姻中的隐形人,变成了一颗骨刺,长年累月地折磨着戴安娜的神经。

  终于,她不堪忍受,带着肚子里的骨肉,从楼梯翻滚下,青紫交加,披头散发,不求垂怜,只求爱人目光有片刻停留。

  只可惜,就连这一点卑微的夙愿也没有得到满足,查尔斯熟视无睹,只有英国女王在一旁害怕的发抖,震惊于自己儿媳的疯狂,并在之后对她加以劝告。

  此举过后,戴安娜终于彻底认清了这场婚姻狩猎的本质,若干年后,她不惜倾吐出最隐秘羞耻的床幕之事,来揭开冰凉的真相。

  “我们是有夫妻生活的,但是真的很不对劲,特别不对劲,大概在六七年前,我们的夫妻生活就彻底没有了,就是在哈里出生后。”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真的很不对劲,我们一般三个星期才会过一次,直到后来,我摸清了规律,在我们走进婚姻之前,查尔斯就是每三个星期去一次他的情人家的。”

  对于一位妻子最大的羞辱莫过于此,它难以启齿又深入骨髓,16岁开始的爱慕和憧憬热烈而单纯,本以为是人生一世一双人,最后竟沦为了生育机器。

  在日复一日的独守空房中,她年少初见时的倾心终于彻底消磨成灰烬,不甘困于囚笼一样的婚姻,她再次做出了一个更加疯狂的举动。

  查尔斯常年在外与卡米拉厮混,戴安娜孤身一人消磨时光,身边相伴的只有仆人、保镖和高深的白墙。

  戴安娜描述自己像孩子依赖爸爸那样子依赖着巴瑞,巴瑞也一样深深的爱上了这个美丽而苍白的女人。

  童年时天空缺掉一角的那弯月开始慢慢团圆,她干涸已久的心房再次充盈,爱情之河在其中奔腾流淌。

  她也曾犹豫自己的出格之举,身为王妃却秘恋保镖,这实在过于疯狂,但一想到查尔斯的不忠,她便坦然起来。

  他们的私情很快被发现,巴瑞迅速被卸职,三个星期后,戴安娜得知了巴瑞的死讯。

  这一次,她彻彻底底地“死”去了,她再也不愿忍耐这个残酷的家庭。她开始找更多的情人,和查尔斯互爆隐私,彼此不再留任何情面。

  回首戴安娜在人间36年的短暂岁月,喜悲难寻,只剩下录音里单薄的声音,成为往事细细密密的注脚,犹记大婚那天的钻石皇冠闪闪发光,压在她头上却隐隐作痛。

Copyright © 2020 鼎点注册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